首页 » 新手货币学院 » NFT头像热潮渐退,却有人挂单1.15亿美元才肯卖……

NFT头像热潮渐退,却有人挂单1.15亿美元才肯卖……

CryptoSlam数据显示,几个顶级NFT头像的销量相比两周前有所下降。CryptoPunks和Meebits的销量分别下降了73%和77%,而Bored Ape Yacht Club的销量也下降了56%。

而就在几周前,这些NFT头像们却是当之无愧的圈内热点。作为头像界的老炮,CryptoPunks一周销售额5,000余万美元,单个均价20万美元左右的高度自然是难以企及,而宣布即将于9月登录佳士得拍卖的Bored Apes也迎来了价格上涨,火爆空前的热度和与日俱增的销量,使得NFT头像无论是在NonFungible、CryptoSlam还是在DappRadar这三家数据网站的销售额排行榜上,前五均能占据3个位置。

此外,又有一个名叫Pudgy Penguins(矮胖企鹅)的NFT头像正在受到追捧,Reddit的联合创始人、知名投资者Alexis Ohanian在推特上发布了自己的Pudgy Penguin NFT,而《纽约时报》的作者Kevin Roose表示已经加入了企鹅俱乐部,并在《纽约时报》上记录了自己对NFT头像的看法。8月13日,有消息指出,Pudgy Penguins每日交易量已超1,100万美元,热度可见一斑。

为什么一张JPEG的图片,沾上NFT或是区块链元素,身价就能水涨船高,甚至疯狂到如此地步?又能在短短几日,热度骤然下跌,NFT头像到底是投资还是炒作,不如我们今天就一探究竟吧。

你会花几万美元买头像吗?

7月底至8月,关于CryptoPunks的新闻就层出不穷,先是某匿名地址花费近2,700个ETH,合计约658万美元,连续购买104个CryptoPunks,平均单价约6.33万美元。有消息显示,该用户甚至贿赂了以太坊矿工以确保在一个区块内购买所有Punks,避免激活任何的MEV机器人或引发竞购,再是一个CryptoPunks以约440万美元(1,500 ETH)的价格卖出,而该CryptoPunks的上一任拥有者在2018年仅花费了443美元就拥有了它,持有3年,涨幅竟达到了令人咋舌的9,931倍。

如果打开CryptoPunks的官网,你会看到这样的画面:排名前十的Punks,最高的成交价是4,200 ETH,约合758万美元,最低的成交价也要750 ETH,约合118万美元。其中成交价最高的#3100,其拥有者甚至挂出了35,000 ETH(约合1.15亿美元)的报价。

官网显示,目前CryptoPunks的地板价为41.99 ETH,即最低出售价格约合13.76万美元。

DappRadar数据显示,截至8月16日,CryptoPunks的总交易额突破7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截至发稿为7.04亿美元,交易人数为4,257人,销售数量为16,599次,仅次于Axie Infinity,排名第二。

在DappRadar总交易额排名前十的项目中,我们还看到了Meebits,它以1.31亿美元的总交易额排名第七,交易人数为4,671人。

需要一提的是,CryptoPunks和Meebits都来自一个团队——Larva Labs(幼虫实验室),在推出CryptoPunks之前,这是一家专门开发iPhone及Android等移动应用程序的软件公司,创始人是John Watkinson和Matt Hall。

2017年,他们制作了一个“像素角色生成器”,可以用它创作很多很酷的头像,最终他们决定将这些像素头像带到区块链上,这些以20世纪密码朋克运动为灵感的像素头像也由此兴起。

而Meebits,与2D像素化的CryptoPunks不同,它是体素渲染的3D角色,并被赋予了成为领先的“虚拟世界、游戏和虚拟现实的3D头像”这一厚望,换言之,Meebits的设计是为了使其成为元宇宙的首选身份。

如果以近30日NFT交易量来看,目前排名前5的NFT项目中,NFT头像占据3席,分别是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以及Pudgy Penguins。

Bored Ape Yacht Club近30日的成交量为1.01亿美元,Pudgy Penguins近30日的成交量为6,121万美元。

Bored Ape Yacht Club(BAYC)是2021年4月推出的新NFT项目,由一万个猿猴NFT组成,包括了帽子、眼睛、神态、服装、背景等170个稀有度不同的属性,通过编程方式随机组合生成,每个猿猴表情神态穿着各异。

最初BAYC并没有引起市场太多的关注,直到知名收藏家Pranksy发推称自己购买了250只猿猴,随后BAYC销量激增,2小时不到的时间内成功售罄。据悉,每只猿猴的初始售价为0.08 ETH,而现在,OpenSea数据显示,即使是最便宜的一只猿猴,它的最高出价也达到了10.5 ETH,约3.44万美元,若是卖出,则收益率高达130倍。

Pudgy Penguins也呈现出这样的走势。NFT数据分析网站NFT Stats显示,Pudgy Penguins过去7日内出售了7,587次,总销售额为5,293万美元,一只Pudgy Penguins的平均价格在7,000美元左右,而具有罕见特征的,如#6873,则在6天前以46.86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短短几个月,甚至几周,价值就能飙升几倍,甚至数十倍,这样的热潮自然会吸引投资者们蜂拥而至,而相比于几周前的疯狂,近几日我们却窥探到了NFT头像出现了降温现象。

CryptoPunks数据显示,CryptoPunks的日交易额从前高8月5日的5,012.76万美元下跌至8月15日的458.18万美元,近7日销售额也显示CryptoPunks下降了71.47%。与它来自同一项目方的Meebits,近7日销售额也下跌了78.27%。Bored Ape Yacht Club,在销售额猛增之后,近7日销售额也下降了56.33%。

虽然NFT头像的热潮有所下降,但市场对于价值高的NFT头像仍表现出明显兴趣,全球知名拍卖行佳士得此前称,将在9月下旬拍卖一组来自CryptoPunks、Bored Apes和Meebits的稀有NFT。

NFT头像,到底是投资还是炒作?

为什么这么一个小小的头像图片,却能引得各大KOL追捧,短时间内迅速升值,或许我们可以从以下三个层面尝试了解。

首先,资深媒体人Packy McCormick认为,拥有一个CryptoPunks,显然已经变成了地位的象征,就好比拥有一个限量版的奢侈品包包,而某一Punk的拥有者可以把自己的社交媒体头像更换成自己拥有的那个Punk,但若是没有拥有Punk的人随意换上自己并不拥有的CryptoPunk,则会收获嘲笑和鄙视。在Facebook宣布全力研发打造元宇宙后,越来越多的观点认为NFT将在元宇宙中扮演一个无比重要的角色,而世界都朝着数字化方向发展后,你拥有的某件东西且能在网络中随身携带就成了关键。

《社会地位即服务(Status-as-a-Service)》一文的作者Eugene Wei 提出两项基础原则,人类是一群追求社会地位的猴子,以及人类总是会寻找最高效的途径来将社交资本最大化。社交资本在很多方面是金融资本的领先指标,因此它的性质值得更多关注,这不仅是良好的投资或商业实践,分析社交资本的动态还有助于解释各种看似并不合理的行为。

其次,也有观点认为,NFT头像受热捧是生长于互联网的原住民已经成长为中坚力量,他们对于虚拟世界的喜好更甚,这也是宅文化、宅经济等兴盛的原因,对于他们来说,NFT头像更易于理解,也能接受它们的交换需求和交易价值。当然,区块链的公开透明也让新型NFT头像,即所谓的数字化收藏品避开了传统收藏品的“黑色地带”,不仅能够追溯交易历史、流转情况,还能防伪。

最后,市场情绪是一个绝佳的催化剂。当所有人都开始呼喊我们要进入数字化的世界,区块链技术以及NFT将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加密资产是一种价值传输媒介,而NFT则扮演着将现实万物映射到数字世界的作用,这时一种“数字身份不可或缺,需率先布局”的想法就会滋生,再加上市场情绪的推波助澜,NFT头像热潮自然也就起来了。

将NFT与限量头像以及强大的品牌营销联系起来,不可否认,我们在NFT头像身上窥探到了越来越多早期奢侈品发迹的痕迹,这些奢侈品们通过精准锁定品牌用户,构建忠诚度极高的产品体系,并通过多个维度推广产品,最后发展成了我们如今看到的样子。但同时,NFT头像除了被认为是身份的象征外,又被赋予了新一代互联网原住民逐渐成为网络中坚力量后资产数字化潮流推动,以及元宇宙社交名片的意义,而NFT头像究竟是新瓶装旧酒的营销模式,还是代表数字化生活的未来,或许只有时间才会给到我们答案。

发表评论

5 × 1 =